首頁
手機版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章教程 > 影視娛樂 > 柳萱岳風《一世豪婿》回去的理由(圖文)

柳萱岳風《一世豪婿》回去的理由(圖文)

2020-03-31 11:45:48 來源:好愛手機站 我要評論()

用手機看

掃描二維碼查看并分享給您的朋友

一位戴著太陽鏡的婦女推著一個盒子,走下飛機,看著前面來來往往的人群,在口袋里發現了一根棒棒糖,并把它放在嘴里。

在機場廣場,七八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大個子男人一個接一個地沖到女人面前。

“我不知道大小姐突然來了。我們接飛機遲到了。請原諒我!”

幾個大男人鞠躬向一個女人敬禮,但很有吸引力。

女人把禮物扔給幾個人,朝出口走去:“好吧,別在這兒磨唧唧的。找到陳江了嗎?”

女人說,男人點點頭。

“我們找到了少爺的蹤跡。據我們所知,少爺已經在肖家住了三年了!”

“蕭家?”

女子停了下來,微微僵住了:“京城沒有四戶人家。沒有叫肖的人!”

一個大個子很快回答說:“不是京城的四口之家,而是三江市的二等家庭!”

“二流家庭?”

女子冷冷地哼了一聲:“他在蕭家干什么?”

大個子想了一會兒,擦了擦頭上的汗水:“少爺,如果你回到少婦身邊,他就在蕭家,成了門口的女婿!”

那女人咬緊牙關,把棒棒糖砸在嘴里。

“女婿?”

“陳江,陳江,你真的越來越有前途了!”

“如果不是現在家里的困難,如果你是繼承人,我會把你打死的!”

當這名女子走出機場時,她坐在一輛邁巴赫s680型車上,一臉冰涼,漸漸消失了。

..。

“陳江,去給我洗衣服吧!”婆婆孫秀琴倚在沙發上,脫掉外套,扔在陳江面前。

“媽媽,等一下,我先把地板鋪好。”陳江蹲在地上,用手搓著拖把。

孫秀琴的臉陰沉得像一朵烏云覆蓋著屋頂。他把電視遙控器扔到茶幾上朝陳江扔去!

“你聽不見我在跟你說話嗎?”

“現在去給我洗衣服吧!”

“或者我明天打麻將要穿什么?”

陳江緊握拖把,咬著牙,一團火撲騰而起。但在他說話之前,他的妻子肖若蘭的聲音傳來了。

“陳江,你真的以為自己是什么?”

“我媽媽讓你洗衣服。你還在推嗎?”

“你聾了嗎?”

蕭若蘭的語氣像凄風冷雨,充滿了厭惡和厭惡。

從外表上看,小若蘭確實不錯。她身高一米七,前后突出。她的皮膚又白又漂亮。她剛洗完澡,在她纖細的大腿上涂了潤膚霜。

“這只是一坨屎,吃東西放屁??纯此麑O子家的女婿。那是三江市一家著名集團的高級經理。再看你一眼,連洗衣做飯都做不好!”

“我留你干什么?”

“我不如養條狗當媽媽!”

孫秀琴掀翻茶幾,把茶灑在地上。

蕭若蘭皺著眉頭,氣憤地看著陳江:“你還在干什么?你想惹我媽媽生氣嗎?你還站在那里跟你說話,不知道你是不是把茶拖走了!”陳江拿著杯子。聽到白高陽的話,他慢慢抬起頭,突然把它握在手里。他看到他手里的玻璃碎了。

“誰告訴你的?”

陳江臉上的平靜瞬間消失了。

白高陽被陳江的眼睛嚇壞了,坐在椅子上。

“說吧!”陳江不生氣的聲音,就像敲打白高陽的心。

白高陽結結巴巴地說:“我,我聽,聽別人的……”

“其他人?”

陳江冷笑著坐了下來,靠在椅子上,從桌上的煙盒里掏出一支煙,叼在嘴里點著,非常有趣!

“白高陽!”

“那么今天告訴我,另一個人是誰!”

“如果你今天不能說出他的名字!”

“我覺得你不應該走出一軒閣!”

陳江抽了一口煙。盒子里的空氣突然降到冰點。周圍的同學看著陳江,覺得一個巨大的氣田就要來了。

整個局勢都在陳江的控制之下。

任毅皺著眉頭,陳江搶走了他的風頭,這讓他很難過。

此外,白高陽還和他混在一起。俗話說,這是由主人打狗。陳江很堅強。打自己的臉有什么區別?

一個廢物,敢在這里炫耀他的權力嗎?

看來我做女婿已經三年了!

陳江被白高陽傷害了。

“陳江,你以為你是誰?”

“敢在這里威脅我們!”

“哈!”

任毅起床就要走了,但他剛剛抬起屁股,冷冷地瞪著他。

“坐下!”

任義剛正要張嘴反駁,卻驚呆了。陳江的眼睛掃過他,好像有一萬把刀對準他。

那眼神里的暴力,還有一瞬間的殺戮!

這真的是女婿的動力嗎?

即使是他見過的那些高人一等的人,也絕對沒有這么強的氣場!

“從現在起直到我抽完煙!”

“白高陽,你說不就行了!”

陳江平靜地抽著煙,一群人看著陳江手里的香煙。他們情不自禁地感到心里出了汗。

白高陽吞了一口泡沫。

他幻想如果他不說出那個人的名字

恐怕陳江真的要自殺了!

怎么可能,這是一個法治社會!

熱門軟件

  • 電腦軟件
  • 手機軟件
  • 手機游戲
更多>

用戶評論

返回頂部
江西快3开奖查询 喜迎棋牌大厅 美女野兽捕鱼游戏下载 极速赛车微信群 一起温州麻将官方网站 2018-2019欧冠赛程表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 大智慧股票交易平台 梦幻国际棋牌 五矿发展股票行情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