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手機版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章教程 > 影視娛樂 > 顧安童司振玄《原來情深不淺》昨天喝多了(圖文)

顧安童司振玄《原來情深不淺》昨天喝多了(圖文)

2020-03-31 11:53:51 來源:好愛手機站 我要評論()

用手機看

掃描二維碼查看并分享給您的朋友

顧安棠苦笑。她左右為難。她只能賭一輩子。賭博經理不會讓她失望的。

只是她和思月云一開始的關系是好是壞,他們之間有一些好的感情。她沒想到自己最終會嫁給四聲軒,一個不會說三句話的男人。

他們一言不發地回家了。

秘書家的所有成員都感到驚訝。怎么了?不是因為他結婚了嗎?怎么了,司振軒老板又和新娘回來了?

司振軒不理睬別人的目光,對顧安棠說:“先回房里去吧?”

顧安彤的臉頰微紅,點了點頭,跟在司振軒后面。

新房子位于別墅的后院。140平方的房子完全是中式裝修,這讓顧安棠有點意外。

司振軒說:“我聽說你從小就喜歡中國文化,你應該更喜歡這種風格。新房子……”

他停頓了一下我和設計師溝通過。”

驚呆后,顧安彤輕輕地點了點頭。

她看了一會兒房間,走進臥室。床是空的。她和四月云的結婚照被刪除了。

她心痛,有些情緒再也抑制不住了。

司振軒一言不發地跟著顧安棠。不料,她突然轉過身,頭撞在他的懷里。

司振軒幫助她。她躺在他的懷里,輕輕地抽泣著,“對不起,你能讓我這樣呆一會兒嗎……”

“沒關系。”他們倆都很奇怪。司振軒慢慢伸出手來,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我真的那么壞嗎?太糟糕了,他甚至毫不猶豫……”她抬起紅眼睛問他。

四軒知道她在說四月云。她微微抬起薄嘴唇,輕聲說:“你丈夫現在是我了。”

顧安彤有點不好意思。他擦干眼淚。”抱抱,對不起。”

司振軒看著婚床,微微抬起下巴。你晚上睡得很早。我去書房休息一下。”

“你……”顧安桐松了一口氣。

司振軒走到門口轉過身來:“雖然我們已經結婚了,但畢竟感情還沒到。既然你心里有我哥哥,就等他吧。也許他會改變主意。”

說著看了看手表,“我有一些重要的信息要通宵閱讀。請明天早上打電話給我。”

他說完就走了。顧安彤坐在床上。沒想到,這是她的新婚之夜

事實上,顧安彤感謝司振軒救了她的臉。他沒有和她住在一起,尊重她。畢竟,他們一句話也沒說。司振軒的目標是贏得這次合作。他不在乎最后誰會得到信任。但遺憾的是,最近幾天,顧安棠將兩兄弟的關系置于危險之中。甚至他的解釋也容易被誤解。

司月云帶著姜暖來到司振軒身邊,自然地笑了笑大哥,你什么意思?你總是努力工作,休息不好的時候不會放松。我真的不明白。”

顧安彤注意到,姜楠今天也打扮得很好。本季最火辣的紅色蕾絲裙就在她身上,她腳上穿著一雙近10厘米的高跟鞋。她的妝容很精致,就像米蘭街上的一個現代女孩。

顧安彤走到司振軒身邊,有點驚訝地問:“姜暖,你懷孕了,怎么還能穿成這樣?”

司振軒把沈周的山水畫交給司月云,“如果你能成功,我自然很高興。你走吧,我不和安東說話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姜楠有些不相信地看著顧安棠。

其實,四月云在事業之初就和四軒有著很好的關系,但他也對顧安東感到困惑。

他自己提出了挑戰,但他沒有感謝大哥在婚禮上給他家人面子。他甚至因為母親的話而誤入歧途。他的直覺是,司振軒之所以嫁給顧安東,是因為他想搶家族的繼承權,所以他更不可能對司振軒有好感。

顧安東雖然想反駁,但他認為司振軒這次裝作聰明的舉動有點不耐煩。他想了想,不得不克制自己。他對主人教她的那些話,心里一言不發。他在任何事情上都很冷靜。

最后,顧安彤選擇挽著司振軒的胳膊,讓他處理時事。

司振軒點點頭:“不,求你了。”

姜楠的臉變亮了。他拉著拉西月云的手,示意先上樓去找謝二爺。只要他能把今天的合作拿下來,誰敢說思月云是個已經放棄的花花公子?

江暖書記岳云上樓時,顧安彤松開了手。她有點擔心地看著振宣書記。相反,振宣書記轉過身來問:“你剛才為什么不反對?”

根據司振軒對古安東的理解,她應該反對姜暖的岳云,這似乎已經成為她最近行動的主要目的。

顧安東低聲咕噥道:“我沒那么傻,思月云沒有工作經驗。江暖不是做大事的料。這兩個人能一起談論合作真是太神奇了。你顯然要幫他們收拾爛攤子。”

司振軒微微揚起眉毛,“你……”

“當然,這次合作的功勞一定是來自司月云。與你無關。即使我不舒服,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。畢竟,這是你的決定。”顧安彤轉過頭,看著不遠處的一個小攤位。攤位上有許多手工藝品。攤主在喊。

鎮軒書記的眼睛很少滑落一個微笑,伸手握住顧安彤的手,“向上等等”

這家茶館位于云海巷黃金地段。厚重樸素的大門上掛著一塊牌匾,上面寫著“玉明閣”。打開大門后,幾排竹桌擺放整齊。偶爾會有閑散的游客坐在里面喝茶聊天,或者里面有棋盤,這是一種相當悠閑的下棋、點花的感覺。

在大門口,還有一位女士專門展示茶道。她風度翩翩,笑容中透著江南特有的氣質。即使你不喝一口茶,你也能感覺到清澈的寧靜。

顧安彤從小就和師父一起學習。他對品茶一向有自己的興趣。他鼻子里有淡淡的茶香,使她覺得自己正沉浸在入口處的風景里。

司振軒和站在門邊的侍者聊了幾句,就領他們上樓。

樓上有一個特別的盒子。裝修風格與一樓不同。每一個小盒子周圍都是成串的青竹。這個設計很獨特。

顧安彤終于忍不住輕輕地拉住了司振軒,“這個謝二爺好像有點意思。”

“我見過好幾次矛盾的人。”司振軒簡單地回答。

就在顧安棠聽了司振軒的話,不遠處的一個箱子里突然傳來一個男人的吼聲。”我什么都說不清楚。我來跟你談談合作的事,然后出去!”

司振軒的眼睛微微一沉,徑直走到包廂門前。他攔住了那個已經走出來的人。他笑著說:“謝謝你,請給振軒一張瘦臉。我們為遲到的交通堵塞感到抱歉。”

司振軒和謝劍臣談話時,態度非常得體,這與過去冷淡疏遠的感覺大不相同。他招手叫顧安彤過來抱住她的肩膀。他甚至把他們介紹給謝劍臣,“這是甄軒的新婚妻子,還有奉承家的女兒顧安彤。”

“你好嗎?”顧安彤能感覺到謝劍臣的眼神突然變了,露出一副欣賞的樣子。

事實上,她今天的著裝也是“照顧人們的食物”。以沈州山水畫和司振軒茶館為例,我們可以推斷出謝劍臣喜歡什么樣的風格。顯然,她的寶藏比姜暖的聰明多了。

謝劍臣看了看掛在胸前的古玉項鏈。”這是雙色琴嗎?”

琴瑟對玉很重要。在地球上,特別是在墓穴中,玉石的接觸環境非常復雜。土壤的多樣性或埋藏物的豐富性使玉具有不同的光澤。

秦色也有不同的看法和強調。比如,顧安棠現在穿的雙色琴,叫天地玄黃。如果他們是三色琴,他們是桃園聯盟或三元和聲。四色琴叫福祿和壽喜,五色琴叫五福和壽壽。

顧安棠摸著玉,低聲說:“謝謝你的視力好。這是師父以前送的禮物,但五色玉才是真正的寶藏。”

謝劍臣看了一眼小姬,看了一眼站在他旁邊的司振軒。”你說過如果你遲到的話你會遲到的。你得叫你哥哥做什么?他不知道該問什么

之后,他轉過身朝盒子走去。四月云和姜暖仍然坐在同一個地方,他們都對謝劍臣笑了。

“我發了一張照片,但我不知道為什么。我們談談公司的基本情況,語無倫次地說。這樣的準備怎么會到這里來談事情呢?”

那個穿著時髦衣服的女人說話很有條理,但當她問得很深時,回答卻語無倫次。謝劍臣想起剛才的慘痛經歷,只覺得很惱火。

不出所料,正如司振軒和顧安東所想,司月云沒有工作經驗。江暖雖然思想靈活,但不知道合作。他們總是領先于其他人,但他們沒有做好準備。難怪謝劍臣很生氣。

姜楠低聲咕噥道:“一個月后我準備好這樣的談話了嗎?我想我今天可以直接簽合同。”

顧安彤冷冷地瞥了顏江暖一眼,坐在她對面。謝建臣在中間。眼前是張申周的山水畫,旁邊有一個放大鏡。

顯然,謝劍臣很高興,當四月云送畫給他在開始。他也仔細地看著。

熱門軟件

  • 電腦軟件
  • 手機軟件
  • 手機游戲
更多>

用戶評論

返回頂部
江西快3开奖查询 六盒采资料平特一肖 中国中冶股票行情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双人急速赛车 全国股票微信群二维码 微信小程序麻将辅助器 捕鱼达人千炮版破解版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 手机打麻将下载免费 刘伯温平特一肖王四肖选一肖